<sup id="sceuo"></sup>

      1. <em id="sceuo"></em>
        站内检索
        您的位置 青海新闻网 / 国内新闻

        分享到

        钱乘旦谨防大众史学成为戏说乾隆

        来源理论周刊    作者    发?#38469;?#38388;2019-03-22 11:41    编辑朱月琴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史学研究发展迅猛几十年中史学研究最大的进步之一就是研究越做越细课题越做越小也越做越深这种越做越细越做越小越做越深的现象本身很好历史学确实应该做细做小做深——不深不细不小大而不当不接地气从空到空这样的历史学是没有出路的也看不到发展的前景所以改革开放以来四十年历史学在这方面的变化是一个进步这是?#24515;?#20849;睹的

        历史学研究中一种“反体系”思潮倾向对历史学研究会造成一定伤害

        但是在这个总体发展的趋势中有一个苗头也日益明显非常值得史学界注意这个苗头就是历史学界——包括已经成熟的学者以及正在学习之中的研究生(硕士生博士生)和正在成长中的年轻一代自觉或不自觉地滋生出一种倾向认为历史学研究是不需要体系的应该摆脱体系的束缚历史学研究是不需要理论的理论无助于历史研究题目小就是好越细越小越好小题?#35838;?#38656;框架更不需要体系至于为什么做某个题目做一个题目要不要理论?#31354;?#20123;问题无足轻重为题目而题目就可以了更有甚者有人声称有了体系反而不好有了理论就碍手碍脚因此一种“反体系”思潮广为流传碎片化现象因而坐大

        从20?#20848;?#19979;半叶起直至现在碎片化的现象愈演愈烈了有些人倾向于不要体系抛弃所有框架而把历史等同于神话?#30740;?#21382;史看成讲故?#38534;?#21382;史学受到后现代主义的巨大冲击变得越来越碎片化后现代主义的基本特征就是解构它解构一?#23567;?#21382;史学正遭遇后现代主义它的体系正在被解构这就是历史学正在面临的重大危机

        题目不分大小篇幅不分多少关键在于有没有体系

        历史学研究要不要体系?#30475;?#26696;是肯定的体系是历史学研究的一个本质特征或者说是最重要的本质特征之一有了体系才有对史?#31995;?#36873;择才有对历史的梳理与书写这是做历史研究的人都能体会到的做历史研究的人都知道史料本身是碎化的是散乱的需要历史学家去整理把散乱的史料整合起来让它们成为“历史”

        历史学家的工作第一是寻找史料第二是整理史料如果还有第三那就是“书写历史”由此而阐释史料中所包含的历史意义无论是寻找史料还是整理史料书写历史“体系”始终在发挥作用比如就史料而言它存在于很多地方各种各样的史料多极了也很混杂历史学家的任务就是把他自己认为有价值的史料挑选出来梳理成“历史”可是哪些史料有价值值得写进“历史”呢不同的学者会有不同的判断和不同的选择标准通常出现的情况是?#27827;?#20123;学者挑选这些史料有些学者挑选那些史料其他学者又挑其他的史料这种情况在历史学家们看来是非常正常的事毫无奇怪之处可是为什么不同的学者会挑选不同的史料然后使用不同的史料呢?#31354;?#23601;涉及?#25945;?#31995;问题了是体系为筛选提供了标准也为书写?#36139;?#20102;框架

        历史学?#33402;?#26679;做也许是不自觉的但体系确实是客观存在的不管历史学家有意识还是无意识没有体系就无法筛选史料也无法书写历史如果没有体系史料就永远只是史料不能成为“历史”我认为历史学的“体系”就是在历史学研究中确认一个思维框架把研究放在这个框架里进?#23567;?#24605;维框架当然和历史研究的理念相联系因此必定?#24515;?#20123;理论的指导

        就体系而言框架是关键框架的边界就是理论就具体研究工作而言题目不在于大小而在于有没有框架一个很小的题目也可以“以小见大”关键在于有没有体系没有体系没有框架再大的题目也只是碎片所谓碎片化并不是说题目小而是不存在理论框架小题目也可以做出大历史相反很大的题目无数的史料一百万两百万字的篇幅甚至更多也可能写出一大堆碎片所以题目不分大小篇幅不分多少关键在于有没有体系

        举一个不要体系的例子北京大学出版社前?#25913;?#20986;过一本书中文书名是世界一部历史作者是美国人费尔?#31995;?#20857;-阿迈斯?#23567;?#36825;是一部全球通史性质的书也是一?#24247;?#22411;的不要体系的书作者在前言中就说他这本书不要体系也绝对没有任何体系他试图把整个世界从古到今各个地方各种人群所有文明一?#24515;?#22815;找得到的东西都写进书里书写得非常精彩也很耐看但我们发现他作为一位没有受过专业史学训练的记者作家虽然把书写得很精彩但素材?#38469;切?#25163;拈来的并未精心挑选如果他碰巧拈到了另外一些素材那他就一定会写出另外一部历史了读者看完了这本书脑?#27704;?#20173;然是一堆碎片而没有成为“世界”所以我说体系是历史学研究的本质特征之一

        中国史学传统和世界史学传统都非常重视体系无论自觉或不自觉?#21450;?#20307;系看得很重而且有成型的体系比如中国史学传统从?#38382;?#19978;说是纪传体从史记开始就是这样从理念方面说自孔子以来经过司马迁司马光等一直到现在?#35760;康?#32463;世致用知古鉴今?#24247;?#21490;学的借鉴意义——资治通鉴就是用古代的东西警示现今这是中国史学的一大特点

        一旦大众史学成为全民娱乐变成了饭后茶余的消遣对象那么大众史学也就变成笑料了

        由此说到大众史学问题它和体系问题有关联葛剑雄先生曾发表一篇文?#38534;?#22823;众史学未尝不可以碎片化我觉得他的提法不是没有道理因为通过大众史学这样一种传播方式让更多的人了解历史了解各种历史知识提升全民的历史知识水平确实非常重要但大众传播毕?#20849;?#26159;系统学习于是就很容易出现“碎片化”也就是一般民众得到的历史知识很零碎难以形成整体的历史观

        现在在中国国内历史学已经从谷底慢慢升起从冰点升温越来越热?#26434;?#19987;业史学工作者来说这是一个可喜的现象是一件振奋人心的?#38534;?#20294;需要指出的是作为专业的史学工作者不仅要向大众传播历史的知识也要向大众传播历史的价值理念而历史的价值理念是什么它体现在体系中专业的史学工作者在向大众传播历史知识的同时尤?#28255;?#27880;重传播历史的价值和历史的理念否则大众史学就会变成全民娱乐

        现在很多东西都变成全民娱?#33267;ˣ?#21508;领域都出现娱乐化现象一旦大众史学也成为全民娱乐变成了饭后茶余的消遣对象那么大众史学也就变成笑料了变成了“戏说乾隆”所以专业史学工作者应该引领大众史学的方向从史学研究的本质特征出发注重传播历史的价值

        (作者为北京大学博雅讲席教授区域与国别研究院院长?#26191;?#20026;编者所加)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青海省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email protected]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 青公网安备 63010302000199号
        㽭12ͼ
          <sup id="sceuo"></sup>

            1. <em id="sceuo"></em>
                <sup id="sceuo"></sup>

                  1. <em id="sceuo"></em>